? ? 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員工天地
林潤散文《漸行漸遠漸濃是故鄉》
時間:2020-01-21點擊量:544 單位:企業管理部 作者:林潤 文章字符數: 1878 分享到:

“唯有門前鏡湖水,春風不改舊時波”,詩人陸游回到闊別五十余年的故鄉,回首世事蒼茫眼見家鄉阡陌變化時,發出了由衷感慨。這穿越千年的赤子之心,無不喚起每一個游子對故鄉深深的眷戀和難以割舍的親情,然而每一種鄉愁卻都有他獨特的韻味,猶如小時候媽媽的味道,那種樸實與溫暖,只有真正品嘗過才會難忘他的醇香,讓人久久迷戀,永遠懷念……

年關將至,今年臘月終于回到了離別許久的故鄉,雖然未到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的程度,可故鄉的變化還是讓人吃驚不少,印象最為深刻的五年前,村里人基本上只能就這昏暗的燈光嗑瓜子喝燒酒,聊天內容無非是家長里短婆媳妯娌,是非矛盾常常在瑣碎的話題中產生,可這次回來卻基本聽不到呼吼吶喊的高嗓門了,原來現在農村有了新政策,網絡通到了家門口,農村人也學會了上網,有了網絡原本閉塞的鄉村逐漸連通了世界連通了文明,溝通的方式和內容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村里人也談論起了世界大勢,從特朗普普京委內瑞拉,到老百姓耳熟能詳的快手抖音朋友圈,玩起來簡直比我這個“城里人”還溜,有人說,格局改變性格,性格決定命運,思考的范圍漸漸在擺脫大山的束縛,潛移默化中改變的不只是有些粗糲的鄉音,而是在通往文明的道路上堅定地邁進著,夢想雖然還是遙遠,可已經依稀看到了曙光。

俗話說,年前剪個發,來年必有好兆頭。村里的一些年輕人雖然沒有念書考大學,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,當了美發師照樣服務社會。我們回到老家已經是臘月二十幾了,很多人卻還是邋里邋遢的模樣,就是在等那些學成歸來的美發師給大家露一手,沒有摩絲發蠟染發劑,簡單的理發工具還是在美發師手上發生了神奇的變化,很快老人小孩就變的精神抖擻起來,大家其實不是為了節省去鎮上剪發的幾塊錢,而是要考驗考驗年輕人,現在很多的年輕人眼高手低,吹牛的功夫了得,可真要實干的時候卻拎不起來,看到鏡子里神采飛揚的自己,個個豎起了大拇指。手藝確實不是吹的,那是多年磨礪的結果,咱來自農村,可不能給咱鄉親丟人啊,這是一份責任,新時代賦予了我們新使命,而今學成好手藝,也到了回報鄉親的時候了!

每個人都有起點,每個人也都有終點,可很多人在前行的路上失去了方向,迷失了自己,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。我的一位堂弟就是這樣一個人,在父母相繼離開后,他還是對故鄉念念不忘,終于也在多年后再回到故鄉,雖然至親不在,可山還是那座山,河還是那條河,鄉音還是那樣親切。在外當了多年的廚師后,雖然沒有做到古人講的衣錦還鄉,可還是決定回來讓親人嘗一嘗他的手藝。農村沒有太多的食材,也沒有豐富的調味劑,可在廚師的手里卻創造出了人間美味,甚至比劉謙的魔術還要神奇,酥雞、丸子、紅燒肘子,還有大家最愛吃的白菜粉條燉豬肉……不大一會兒就擺滿了飯桌,觥籌交錯間傳達的不只是對食物的贊嘆,那是情感的樞紐,即使走遍天涯海角,也無法割舍,讓人時時掛念。游子若是越飄越遠的風箏,那故鄉便是指引我們方向的絲線。風匣子土灶火造就出的味道超出了曾經吃過的任何美味,那里有從祖先開始就連續不斷的煙火氣,仁義禮智信的傳承讓我們走到哪里都不曾忘記初心。

大山曾經是阻隔村里人與外部世界聯通的最大阻礙,回來難出去也難,進來走不了。冬天天氣干燥,道路更是塵土飛揚,一腳踩下去只見黃土不見人,灰頭土臉不在只是一個形容詞,而是農村人真實的寫照。要想富先修路,改革開放的春風終于吹到了家鄉,村村通的公路通到了每戶人家的坡底下,以前村里養的土雞山羊,種的紅棗土豆沒銷路,運輸成了大問題,經濟要想搞上去就成了大難題。現在不同了,打個電話就有專門收購土特產的鄉親上門服務,一位叔叔借著酒勁說:現在娃娃們也給弄了一個淘寶店,專門出售自家養的山羊肉,順帶些親戚們的小米綠豆,隔三差五就到鎮上寄快遞,忙的不亦樂乎。大家都夸叔叔有眼見,能跟上時代就能發展。大叔自豪的補充說:咱可不是光害哈掙錢,做人要誠實,做生意要誠信,你們不看咱賣出去的東西就沒有差評的。村里人的變化讓我這個“走出去的人”應接不暇,原本想回來給大家傳遞一些新的思想和觀念,可聽著聽著自己好像變成了學生,不住地點頭稱是了。市場經濟的觀念加上傳統文化的熏陶,讓這些原本老實木訥的村里人做起生意走的更遠更加踏實。

東坡有云,事如春夢了無痕。可家鄉的種種變化確是讓人摸得著看得見的。五年一夢,家鄉這五年的變化卻在夢中也不曾想過。巢中的鳥兒終究要高飛,港灣的航船終究要遠行,躊躇滿志的游子也許越走越遠,卻始終無法忘卻故鄉的懷抱,那是夢想出發的地方,那是漸行漸遠漸濃的故鄉。

編輯:李建軍


上一條
2020-01-21
王科散文《年的味道》
?